刘烨陆子羽:这个老外是茶痴(图)

- 编辑:小小生活网 -

刘烨陆子羽:这个老外是茶痴(图)

刘烨陆子羽:这个老外是茶痴(图)

  你知道卢仝的《七碗诗》吗?他知道;你能辨别出一碗茶当中,有几种茶组成,它们分别是什么吗?他能;面对马连道成千上万的紫砂壶,你能看出哪一把最有精、气、神吗?他能。面对他的时候,大多数人可能常常只有一种感觉:莫非我才是个老外?

  壶友茶人陆子羽

  三本书,五把壶,沉重的行囊,仆仆的风尘。一路由此相伴,下飞机后直奔马连道……这是笔者第一次听到的关于陆子羽的“传说”。

  陆子羽。

  一个美国人,一个中国名,在当今地球已经成为“村”的现实情况下,并不是一件稀罕事儿。但是,一个老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的就是能喝到真正的好茶,还真是让人想要知道:茶,这个源自于中国的饮料,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吸引这个大洋彼岸的人?

  与陆子羽约在马连道一家茶行见面。茶行的老板是他的好朋友,两人相识于一次茶叶博览会。当时,陆子羽和另外两个外国佬冲着颜老板用闽南语打招呼,颜老板立刻决定:“我要泡茶给他喝!”这一喝,就是始终不渝的友谊。

  在茶行最里面的茶室里,陆子羽恭敬地取出自己的紫砂壶和专属的小杯子,再从随手拎着的盒子里掏出矿泉水,慢慢地打开,倒入随手泡,轻轻打开开关给水加热……这一切都那么认真、细致、又水到渠成。看着他用纯熟的中文与颜老板讨论水的温度、配比、茶的多少、时间的长短,一时间会让人有一丝犹疑他实在应该是一个中国人的。

  冻顶乌龙“惹的祸”

  他与茶的第一次相识是在上大学时候,那绝对是一场冻顶乌龙“惹的祸”。一位台湾同学从家乡回来,带来了家乡的特产冻顶乌龙。第一次喝中国茶,Scott(陆子羽的原名)就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并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利用课余时间了解茶、寻找茶。因为他有着独特的灵敏味觉,可以很容易判断出一种茶的好坏和品种,如果有特别好的茶经过他的舌头,那么他会永远把这种味道记下来,下一次喝到的话,他会很快地反应出来:这是之前喝过的某款茶。

  当时在唐人街有一家台湾人开的茶行,Scott常去帮忙。一次,一队来自台湾的观光团进入店里,Scott非常认真地向大家做了介绍,其中一位客人对他说,“你知道中国有一个茶圣叫陆羽吗?你跟他很像的,干脆,你就叫陆子羽吧”。

  “这个紫砂我认识”

  陆子羽认识和了解紫砂非常巧合。现在看来,这种巧合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也是一位台湾朋友带来的因缘,这位台湾朋友是做紫砂生意的。当时,在美国星巴克的餐厅里有袋茶供应,这位朋友希望做一次业务上的尝试,就拿了一本关于紫砂资料请陆子羽翻译。在翻译的过程中,陆子羽一边工作一边了解紫砂,等到翻译工作结束了,他也为自己普及了一遍基础知识。

  工作做完后陆子羽把“作业”交给朋友,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有一次,他来到星巴克与朋友聊天,聊着聊着就看到了柜台上关于紫砂壶的介绍资料。“咦?”他推了推眼镜,“这个不是我做的吗”?

  茶是他们共同的朋友

  茶是陆子羽的“情人”,就是因为这个“情人”,陆子羽失去了在美国时的女朋友。

  那时他每天都为寻找好的茶叶费尽所有精力,有时候,一款好的茶叶会让他兴奋好久。但是,喝茶是需要花钱的,陆子羽当时的薪水是2000美元左右,基本上除去喝茶的花销后,就所剩无几。女朋友对此非常担心,她认为她和陆子羽没有什么将来,于是他们分手了。在分手前,她对陆子羽说:“我走了,你去泡你的茶!”

  现在,前女友想要喝好茶还是会给陆子羽打电话,她知道,茶是他们共同的朋友。

  下飞机直奔马连道

  2003年,一位中国朋友对陆子羽说:“我们那里需要外教,你愿意来吗?”陆子羽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中。他知道,自己这一去可能就会在中国扎根,再回来的机会就很少很少了。但是,他也知道,中国自己是一定会去的,可失去了这次机会,就有可能永远都去不了了。

  长达5个月的思想斗争,对中国的强烈向往战胜了一切顾虑,他在自己随身的背包里带了三本书、五把壶和满身的风尘越洋而来。

  关于“一下飞机就直奔马连道”的传说,他笑称这真的是个传说。他第一次到马连道来的时候,已经是到北京两天之后了。在马连道,他看茶也看壶,但是能够入他“法眼”的壶几乎没有。就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他透过一家店的橱窗看到了非常有“神韵”的作品,于是推门而入。

  也是机缘巧合,在这家店里,陆子羽遇到了同样执着于紫砂与茶文化研究、推广事业的北京大学文化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赵为民。同样的爱好让两人如遇故交,赵为民对茶文化与紫砂文化的了解深刻地影响着陆子羽,他更加感到了其中的无穷魅力。

  扎根中国 传播文化

  对于陆子羽来说,中国的任何一种文化都非常有趣并让人乐于接受,他不单单是一个茶痴,更是个中国迷。也许,茶之所以吸引他,也正是因为它代表中国文化的中心思想吧!

  现在的陆子羽有一个美丽的中国太太,他们给可爱的儿子取名王一茗。在他有规律的生活当中,他每天早上都会品茶,他热爱生活,并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

  说到对茶的感觉,他用这样的语言来表述:茶生长在春天,它的芽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嫩绿。在这个时候把它采摘下来,用很好的工艺做成茶。当我们冲泡它的时候,那种味觉从舌尖渗透到舌根,再到全身。那种非常美妙的感觉就好像是把春天里的嫩绿、芬芳、阳光的味道……通通释放出来。

  到了晚上,收到陆子羽的邮件:茶是一种“催化剂”,登山、读小说和诗词、听音乐、欣赏艺术、与朋友交谈,所有这些活动最好的开始是饮茶,而且,我必须说,中国茶文化一个很特别的方面是“人情味”,因为茶,我已经成就了很多美好的友谊,那句话“以茶会友”是正确的。

  看着一个老外用繁体字纯熟地与人交流,想到他计划自己来写一本关于中国茶文化的书,不禁起身取出存了好久的一款白牡丹,试着泡泡喝喝,忍不住学着陆子羽品咂着嘴巴来了句“了不得”!

  商报记者 原琳 米丽珊/文并摄

  陆子羽

  英文名 Scott Searer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讲师

  美国西雅图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文学专业毕业


刘烨陆子羽:这个老外是茶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