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佑:六月红事件

- 编辑:小小生活网 -

金泰佑:六月红事件

金泰佑:六月红事件

  这名字是够俗的,名字的主人也很俗,不过唱戏本来就是俗。想超凡脱俗那往往只有极个别出色的人物才能做到。

  像大多数的女戏子一样,六月红走的也是因戏出了名,然后傍上富商做小老婆之路,薛千山九姨太。想想薛千山挺恐怖的,他和六月红的事可以说是背着人完成的,要知道水云楼后台那嘈杂的堪比大市场的地方,女戏子们盯着那些富商都跟恶狼扑食一样,薛千山竟然直接跳过她们,让六月红珠胎暗结。而六月红不管是剧里还是书里,人都显得柔弱的可以,但就是有能耐捞着薛千山,平时欺负她的那些师姐硬是一眼都没叼着。

  要知道,她们对程凤台还敢露大腿,敞里衣的勾搭呢!更别说对薛千山了。

  六月红主意挺正,捂得也挺严实,硬是挺到肚子快显怀了,才把这事拨出来。薛千山不能不娶,商细蕊不能不放,除非真俩人真不在意她的死活。

  如果商细蕊在意她的死活又为何生那么大气,还做出了一件让人极度觉得不可思议的事,那就是逼六月红堕胎呢!

  那是因为六月红是商细蕊最出色的女弟子,商细蕊对她也算是给予了厚望,水云楼嫁出去做姨太太的女戏子并不少,他并没有对别人像对六月红这样。

  但凡是他细心培养过的,他就绝对不允许他们中途想改行不唱戏。剧里小周子的心理,就是书中商细蕊的。

  沅兰她们就是嫉妒六月红能傍上薛千山,而连个影她们都没摸着。也说明薛千山很了解水云楼,所以避过她们显得很轻松。毕竟作为商细蕊的前相好,商细蕊还挺喜欢他的。这师父他勾不到,勾个最出色的弟子薛千山倒还真不亏。

  最后,还是程凤台看不下去他们的所作所为,劝商细蕊把人放了。可商细蕊说她走了,自己的戏就少人了。程凤台道:“你不是看上小周子了吗?等把他弄来人就有了”,商细蕊一听说“你能弄来吗?”程凤台:“办法是有的,听我与你说”。要说程凤台厉害就厉害在这,他想要报复一个人绝对不会把事扯到自己身上。

  他让商细蕊派人把薛千山找来,提出放人不是不可以,但必须得交换,夸大六月红是水云楼顶顶重要的角色,不能说走就走。她若走了,水云楼戏都要唱不了了,损失不是钱就能弥补的。

  耳边风噼里啪啦这么一吹,商细蕊听的是眼冒金光,立刻对程凤台无比钦佩。于是,商细蕊让沅兰去和薛千山谈判,薛千山知道这是算计,但也没法。毕竟六月红肚子快遮不住了,再不办就被人笑话了,只得同意。

  然后,薛总裁被迫营业,前去找四喜谈判。四喜啊!那是何等的战力,他人在家中坐,忽然有个富商大帅哥找上门来。不知道四喜是怎么招待的,只薛千山把小周子的卖身契拿给商细蕊的时候,对着程商二人骂了半个钟头,说自己差点没从四喜那出来,不仅赔了大把的金钱,人差点也被四喜摸出病了,简直太恐怖了。

  听的程凤台是暗笑不已,假情假意的安慰几句,六月红就彻底归了薛千山,商细蕊也得到了小周子。程凤台还应他的要求,又买了一个杨宝梨,这才算让商老板满意。

  六月红是商细蕊的最后一个女弟子,之后商细蕊就不收女的了,还想把水云楼彻底改成男班。

  李天瑶死后,他的妻儿投奔商细蕊。崔师姐要把自己的小女儿卖给商细蕊做弟子,可商细蕊不收。他道:“师姐,你也是咱们这行出来的,知道女孩子进了戏班要经历什么,你也舍得,钱的事情有我,你要舍得儿子,我倒是可以考虑”,可崔哪舍得送儿子,只得道“你在,我放心”,商细蕊答“可别,我自己都顾不了,师姐还是回去吧!”。崔师姐看强求不得,只得走了。

  商细蕊不收女弟子主要有二点:一、如六月红,不管花多少心思,她们心里最好的出路就是嫁人,最后学了等于没学,不过是她们嫁人的加码罢了。水云楼被人戏称是姨太太培训班,凭的也招人耻笑,好像他们不是唱戏挣饭,而是专门给人培训小老婆的地方一样。

  二、董小姐的死给了商细蕊极大的刺激,良家女子乱世中还遭此惨祸,更别提以色讨人的女戏子了。

  故,商细蕊就再不收女孩子了 。


金泰佑:六月红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