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治与理解的神光丰富长寿的水晶时代

- 编辑:小小生活网 -

医治与理解的神光丰富长寿的水晶时代

 医治与理解的神光丰富长寿的水晶时代 

      “安拉是诸天之光。他的光像是一盏灯的柱子-灯在玻璃上,玻璃就像是一颗璀璨的星辰-从一棵祝福的橄榄树(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点燃,轻,尽管没有被火所触及-照着光。安拉引导他所喜悦的光。真主为人类列出了寓言,真主是万物的知识者”

  人体的所有细胞都与声音和色彩的智能交流产生共鸣,并且总体上与自然力量完美和谐并保持一致。人体的这种电化学能力能够自我修复,这是我们在内部环境中和不存在环境时都可以正常工作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在理解这一主题时,我们就像最尊贵的伊莱贾·穆罕默德一样,必须处于不稳定的条件下,这些条件塑造了我们的环境,而且几次剥夺了我们的自然状态,导致我们的基因组成和DNA发生了变化。根据我们已经进入的这个进化共鸣的领域,集体意识并不容易获得。我们的身心在环境中承受着不同程度的压力,这可能会关闭我们的身体抵御疾病和疾病入侵的天然防御能力。

  黑人在美洲的原始历史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几乎破坏了我们100%的自然遗传物质,这些物质保护了我们免受这次袭击,使我们易于患病和过早死亡。我们如何扭转这种状况,回到过去一次生活数百年的祖先时代?首先,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我们思想的频率是多少?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人?我们如何与无知和现在暴露在污染环境中的对自我和种类缺乏了解而产生的悲惨状况分开呢?我们呼吸的空气以及我们所想到的许多想法都是有毒的。

  有人可能会问,思想与我们的悲惨状况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们能够改变对自己和他人的看法,那么我们正在消除由于多年来对自己的不尊重和一种正义的生活方式而积累的废物。当我们作为一个人被我们的救主法德·穆罕默德(Fard Muhammad)发现时,他将我们的状况描述为一个死者或一个完全被剥夺了自我知识和上帝知识并过着野蛮生活方式的人的情况。与我们的思想一起,我们必须呼吸空气中的纯净氧气,并摄入重要的食物来对抗压力和疾病。

  在奴隶制时期经过数个世纪的剥削和恐惧,我们变成了自己,并继续注视着注定要失败的人民的大屠杀和自杀。这场针对自己的斗争和战争造成了一个患病的人民,国家和社会。我们练习过以前奴隶主的生活,这完全使我们的神圣命运得以实现。

  我们必须停止尝试过公开敌人的生活方式,而不是遵循我们自己自然存在和生活方式的本质。

  根据我们给我们学习的神圣课程(至高无上的智慧),《问题书》以数学方式教导说,失落的伊斯兰教国家缺乏对自己的透彻了解,而当我们由我们的救助者WD Fard找到。致开幕词之后,我们面临一系列六个问题,这些问题描述了我们的身心状况,我们被确定为WD Fard先生的叔叔和妻子,在北美旷野生活,过着自己的生活并称重自己。

  这种痛苦的状况导致我们的健康状况不佳,包括:风湿病,头痛和所有关节疼痛,高血压和心力衰竭。这种悲惨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叔叔和第三叔叔被完全剥夺氧气以在如此有毒的气氛中呼吸。他们必须依靠医生的药物和药丸使他们在生命维持系统上存活下来,直到我们被宣布死亡为止。法德·穆罕默德(Fard Muhammad)大师在同一本《问题书》中将我们的状况描述为食用错误食物(尤其是生病猪的尸体)和每天至少三次使用其他膳食助手的死亡因素,直到我们制造出这种有毒物质我们的身心环境破坏了我们的美貌近100%。

  在与生父法德·穆罕默德(Fard Muhammad)有关的生病的叔叔和他的妻子进行讨论之后,大气层中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大气层中的这种爆炸可能代表着神圣知识的爆炸,将氧气再生成我们无生命的身体,使我们摆脱了超过400年奴役奴役的死亡症状。在跨大西洋奴隶过境中送给前父母的食物和饮料的一些研究中,海水被送给我们的前父母与其他不良食物一起饮用。

  当前对地球黑人和土著人民的剥削的世界秩序正在终结,我们现在正在被教导一种神圣的高级科学,它将使我们得以恢复并带领我们进入一个新的思想世界,逐步消除我们在我们的身体和思想中携带了四个多世纪的毒药。我们现在正在扩大生命力,以通过最尊贵的以利亚·穆罕默德的神圣教义使死者复活并恢复健康。

  最后,我记得最尊贵的伊莱贾·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移居墨西哥时是怎么说的,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气氛,并相信自己找到了。在他寻求延长我们的生命的同时,其他人则在谋杀他,并继续以邪恶和消极的思想反对他的神圣举动污染环境,以使我们的国家重获新生。

  在继续与尊敬的路易斯·法拉肯总理在其第三次世界友谊之旅中进行世界之旅时,我们正在看到并正在经历他的努力,以寻求一种在神圣统一的呼吁下将东西方团结为一体的方式,以便我们坐在黑暗中现在看到大光明。现在,被视为迷路的我们被发现,并开始通过改变我们思想的氛围来呼吸自由,正义和平等的新生活。


医治与理解的神光丰富长寿的水晶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