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怡:人靠什么生活?

- 编辑:小小生活网 -

沈怡:人靠什么生活?

沈怡:人靠什么生活?

  最近因为看了赫本主演的那版《战争与和平》,很喜欢。于是我把托尔斯泰找出来重读,一起看了三本:《战争与和平》《克莱采奏鸣曲》《托尔斯泰中短篇小说选》。

  《战争与和平》是伟大的小说,甚至是最伟大的。我小时候读的时候,只注重看里面的战争和历史,这次重读我才看到了爱情和信仰。这是一本和生活同样博大的作品,我想随着我生活的变化,我还会从中读懂更多。

  《克莱采奏鸣曲》非常具有争议性,大概是托尔斯泰根据他妻子出轨那一段时间的感觉写成的,其中把因为爱情引起的忌妒和人性的缺陷刻画的深入骨髓,甚至极端到彻底否认浪漫的爱情。

  《托尔斯泰中短篇小说选》 却不是艺术性很强的作品,是托尔斯泰用最通俗的语言为了传福音而写的一些有关基督信仰的故事,我却最被这本书打动。里面有一篇《人靠什么生活》,里面说:“人不是为了只顾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爱而活着。” 我读到这句话几乎哭了出来,它让我回过头来对前两部书又懂了更多。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某种感情(例如爱情),如果这种感情是出于自私的目的,那么这份感情越强烈,它就会带来越多的痛苦。就像 《克莱采奏鸣曲》的主人公,他对妻子的爱情导致了极端的忌妒,导致他亲手把她杀害。于是他指责爱情,却不知道只是自己爱的方式错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真正的去爱。

  《战争与和平》之中高贵的安德烈公爵也一样被忌妒所困扰,但在临死前。他领悟到了应该如何去爱:“他最想用纯洁的上帝的爱去爱娜塔莎,他刚刚悟到这种爱。” “我比从前更爱你了,更知道怎样爱你了。”

  这里提到的上帝,是超越基督教的,它就是生命,也就是生活。 《战争与和平》中有这样一段话:“生命就是一切。生命就是上帝。一切都在变化和运动,这种运动就是上帝。 ... ... 爱生命就是爱上帝。最难与最幸福的事就是在痛苦中、在没有罪的痛苦中爱这生命。" 同样,可以把生命换成生活再读一遍,因为在西方文字中,生命和生活是同一个词:“ 生活就是一切。 生活就是上帝。一切都在变化和运动,这种运动就是上帝。 ... ... 爱生活就是爱上帝。最难与最幸福的事就是在痛苦中、在没有罪的痛苦中爱这生活。

  懂得了这一点,我们也就明白安德烈公爵不是在临死前原谅了娜塔莎, 娜塔莎的所作所为都是生命与生活的一部分,并没有需要被原谅的。在这里, 安德烈公爵终于明白的,而 《克莱采奏鸣曲》的主人公没能明白的,就是 “人不是为了只顾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爱而活着。”因此,人不能只顾自己而去爱,人应该像爱生命(与生活)那样去爱自己爱的人。即使不能这样去爱每一个人,至少对自己最爱的最亲近的人应该如此去爱。

  当你能够这样用纯洁的生命(与生活)的爱去爱一个人,你才会懂得如何爱生命(与生活) ,才不会陷入对生命(与生活)的恐惧与绝望。

  我们靠爱生命而活着,我们靠爱生活而活着。


沈怡:人靠什么生活?